www.786789.com

求十篇最感人的文章不要爱情的用来看完写读后感的!!!

时间:2019-08-31 01:3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战争是不择手段的。打起仗来,只要能置敌于死地,各种战术,各种武器,各种策略,无所不用其极。那么,在古往今来数不胜数的大大小小战争中,有没有令人称奇,使人感到意外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战争是不择手段的。打起仗来,只要能置敌于死地,各种战术,各种武器,各种策略,无所不用其极。那么,在古往今来数不胜数的大大小小战争中,有没有令人称奇,使人感到意外的战斗事例呢?有!这里讲的,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个小小的插曲,听来颇具传奇色彩。

  1944年底,第二次世界大战已到尾声。盟军已开始进攻德国本上,轰炸机不断出动,轮番轰炸德国占领的比利时、奥地利这些与德国相连的国家。

  在靠近比利时边境的德国亚尔丁森林里,有间小木屋。小木屋里住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人称汉斯奶奶。她丈夫原是守林人,战争开始不久,被征召到兵工厂做工,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丧生。儿子在前线阵亡,媳妇被盟军的飞机炸死,现在只剩下她和孙子科尔曼相依为命。

  祖孙俩躲在森林里,靠半袋面粉和地窖里的8个马铃薯苦捱时光。森林里,几乎没有什么声音,飞禽走兽,好像也被可怕的战争吓得不见了影儿,连小鸟也难得鸣叫几声。只有汉斯奶奶养的那只唯一的大公鸡,每日引颈高叫几声,否则,真是静得可怕。而这可怕的寂静,却又十分珍贵,因为它总比枪炮声、厮杀声、呻吟声美好啊。在这战火连天的年代里,汉斯奶奶住的小木屋,就成了世外桃园,人间乐土。祖孙俩既满足、又不安;既焦急、又留恋地住在森林里打发日子,等待战争结束。此时此刻,他们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

  然而,战争是无情的。战火还是燃烧到大森林边,枪炮声不时地透过重重树枝,随着一阵阵寒气,传进宁静的小木屋里。

  1944年的圣诞节到了。残酷的战争,并未使人们忘记这一神圣欢乐的节日。祖孙俩坐在昏暗的灯光下,商量过节的事儿。他们没想到,希特勒并没有把过圣诞节放在心上。他的军队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但他不甘心就此失败。他要作垂死挣扎,妄图背水一战,向盟军反扑。战斗在这边境地带展开。德军困兽犹斗,盟军志在必胜,双方都伤亡惨重,但仍不分胜负,只得以亚尔丁这片森林区为界,各自构筑工事,寻求战机,再决一死战。

  却说当汉斯奶奶跟孙子商量如何过好这凄惨的圣诞节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汉斯奶奶慌忙将蜡烛吹灭,又将孙子搂在怀里。她静静地听了一会,门上又“笃、笃、笃”地响了几下。这敲门声,既含着焦急,又带有乞求意味。

  汉斯奶奶将孙子掩在身后,两手抖抖地将门闩拔下。门一开,只见白茫茫的雪地上,站着两个头戴钢盔的士兵。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士兵躺在地上。他受了重伤,大腿上的血已染红了一片雪地。

  站着的一位士兵,操着听不懂的语言,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汉斯奶奶立刻朋白了,一站在他面前的是德国的死敌——两个美国兵!

  美国兵不懂德语。汉斯奶奶又不懂英语,相互无法交谈。美国兵十分吃力地讲着,比划着。汉斯奶奶灵机一动,用不太熟练的法语问道:“你们是谁?”

  幸好,那位受伤的美国兵懂几句法语。他仰着头,用断断续续的法语说:“老……老妈妈,我……我们是美国……美国士兵。我……我们迷路了……我伤得不轻……希望得到……您的帮助……”

  受伤的美国兵,有气无力地说:“请……请让我们……我们进屋去……暖暖身子,看在上……上帝的份上……让……我们包扎……包扎好伤口……我们……不留在这儿……这儿过夜,决不……决不……连累您……”

  汉斯奶奶见他伤势很重,不由产生了恻隐之心。他朝站着的美国兵点点头:“请吧,请进吧。”

  科尔曼从奶奶身后跑出来,跟奶奶一起,将受伤的美国兵扶进屋,让他坐在椅子上。

  受伤的美国兵叫罗杰斯。据他介绍,那大个儿兵叫托尼,黑人士兵叫哈雷尔。他们是美国第一军的,前天战斗结束后,跟自己的部队失散了,他们在森林里乱闯了两天。饥寒交迫,走投无路,刚刚看到这儿的灯光,才到这儿求救的。

  汉斯奶奶对三个美国兵的遭遇十分同情。但她也十分清楚:同情敌军、窝藏敌军是要按叛国罪论处的。无论是谁,只要被认定是犯了叛国罪,一个小小的少尉军官,就可以拔出枪来,将他就地处决。

  汉斯奶奶今儿暂且把这些搁在一边。她想到,今天是耶稣诞生之日,所有的基督教徒,今晚都要欢庆耶稣的诞生,为耶稣而祈祷。在汉斯奶奶看来,天大的事儿,也要等到明天再说,即使是打仗,也不例外。

  汉斯奶奶觉得,现在来了客人,这圣诞之夜就该更加热闹些。她将仅剩的四枝蜡烛全拿出来,一起点亮,顿时,屋子里亮堂多了。

  汉斯奶奶卷起袖子忙乎起来。她一边揉面粉准备烙饼,一边关照孙子:“快去,把赫卡尔抓来杀了……”

  赫卡尔就是那只大公鸡,大个子托尼没听懂老奶奶说什么,但他看得出那神色是要她的孙子帮她干活儿。他放下枪,跟着科尔曼到屋外去杀鸡了。黑人士兵哈雷尔也不愿闲着。他站在汉斯奶奶身后,请求吩咐他干点活儿。

  经罗杰斯翻译,汉斯奶奶笑了笑,把他领到地窖前,叫他进去,将仅剩的8个马铃薯全拿出来,先洗干净,再削皮。

  杀鸡煎饼又煮马铃薯,小木屋里顿时热闹起来,连小木屋周围,似乎也增添了些热气,引得树枝上的鸟儿,扑打起翅膀来。

  听见鸟儿的叫声,托尼不放心。他端起枪出门看看。屋外什么动静也没有,他又返身回来。

  汉斯奶奶已经烙好了饼。她见托尼端着枪,便走过去教训他:“孩子,今天是圣诞节,快把枪放下!”说着,她将托尼手中的枪丢到了屋角的柴堆上。嘴里还叽咕着:“快把门关上,别让寒气钻进屋来!现在咱们缺少的就是暖和!”

  托尼关紧门,帮汉斯奶奶一起布置餐桌。这时,科尔曼正在炉子旁加木柴煮着那只大公鸡,熊熊的火光,把他那张小脸映得红通通的。

  餐桌布置好了,汉斯奶奶正要招呼客人们入座,忽然,又响起了敲门声。三个美国兵先是一愣。托尼忙着去取枪。汉斯奶奶手一摆:“别动!我是主人,一切有我呢!”

  汉斯奶奶示意大家坐下,她从容地打开门,站到门外。在她眼前,站着五个德国士兵。一个个背着枪,将汉斯奶奶围住了。

  “圣诞快乐!”带队的上尉军官说:“我们找不到部队了,能在您这儿休息一下吗?”

  “当然可以!”汉斯奶奶依然挡着门,接着说,“你们不仅可以在这儿休息,还可以在这儿吃一顿热饭,过上圣诞节!”

  五名德国兵,已闻到了从屋里飘出来的鸡肉香、马铃薯香和烙饼的香味儿。他们要紧进屋去,可汉斯奶奶张开她那干瘪的手臂,将他们拦住,她盯着他们,一字一句地说:“听着,孩子们,我这儿还有三位客人。他们是外国人。也许你们不会把他们当作朋友。但我们都要过圣诞节。——孩子们,看在耶稣的份上,别在这里开枪!”上尉跨前一步,问:“是美国兵吗?”

  汉斯奶奶神情严肃地说:“是的。你听着!”说着,她又指指另外四个,“你们都听着。不管是你们还是里面的三个,都可以做我的儿子,今夜,让我以母亲的名义要求你们,忘掉战争,过一个祥和的圣诞之夜吧!”

  五个德国兵,一时呆住了。上尉扭转头,对他的伙伴们摊开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

  汉斯奶奶拍拍手,欢快地说:“好啦,话已经说得够多的啦。请进吧!把枪放到屋角的柴堆上,我们开始上菜吧!”

  五个德国兵恍恍惚惚,一个接一个地进了屋,很听话地放下武器。他们十分紧张地挤在一起。两个美国兵站起来,朝他们微笑着,点点头。受伤的罗杰斯也想挣扎着站起来致礼,但被汉斯奶奶按住了:“你受伤了,坐着别动吧!”

  就在美国兵和德国兵既紧张又尴尬的当儿,汉斯奶奶却神态自若。她将两个美国兵和两个德国兵并排地按在床沿上坐下,然后又腾出一只堆放杂物的长凳,让另外三个人坐下。

  当一个德国兵坐到受伤的罗杰斯身旁时,他端起蜡烛,弯下腰为他检查伤口。这个德国兵在入伍前,曾在法兰克福医学院学习过。他对汉斯奶奶说:“这位先生伤口没发炎。多亏这大雪天!不过,他失血过多,需要休息和营养。”

  汉斯奶奶说:“好吧,那就让他多喝些鸡汤吧!”说着,她将一大锅鸡端上了餐桌。小孙子科尔曼手脚麻利地放上刀叉,又在每人面前放了一个马铃薯。

  文章二:一个母亲一生说的8个谎线、儿时,小男孩家很穷,吃饭时,饭常常不够吃,母亲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分给孩子吃。母亲说,孩子们,快吃吧,我不饿!——母亲撒的第一个谎

  2、男孩长身体的时候,勤劳的母亲常用周日休息时间去县郊农村河沟里捞些鱼来给孩子们补钙。鱼很好吃,鱼汤也很鲜。孩子们吃鱼的时候,母亲就在一旁啃鱼骨头,用舌头舔鱼骨头上的肉渍。男孩心疼,就把自己碗里的鱼夹到母亲碗里,请母亲吃鱼。母亲不吃,母亲又用筷子把鱼夹回男孩的碗里。母亲说,孩子,快吃吧,我不爱吃鱼!——母亲撒的第二个谎

  3、上初中了,为了缴够男孩和哥姐的学费,当缝纫工的母亲就去居委会领些火柴盒拿回家来,晚上糊了挣点分分钱补点家用。有个冬天,男孩半夜醒来,看到母亲还躬着身子在油灯下糊火柴盒。男孩说,母亲,睡了吧,明早您还要上班呢。母亲笑笑,说,孩子,快睡吧,我不困!——母亲撒的第三个谎

  4、高考那年,母亲请了假天天站在考点门口为参加高考的男孩助阵。时逢盛夏,烈日当头,固执的母亲在烈日下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母亲迎上去递过一杯用罐头瓶泡好的浓茶叮嘱孩子喝了,茶亦浓,情更浓。望着母亲干裂的嘴唇和满头的汗珠,男孩将手中的罐头瓶反递过去请母亲喝。母亲说,孩子,快喝吧,我不渴!——母亲撒的四个谎

  5、父亲病逝之后,母亲又当爹又当娘,靠着自己在缝纫社里那点微薄收入含辛茹苦拉扯着几个孩子,供他们念书,日子过得苦不堪言。胡同路口电线杆下修表的李叔叔知道后,大事小事就找岔过来打个帮手,搬搬煤,挑挑水,送些钱粮来帮补男孩的家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左邻右舍对此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都劝母亲再嫁,何必苦了自己。然而母亲多年来却守身如玉,始终不嫁,别人再劝,母亲也断然不听,母亲说,我不爱!——撒的五个谎

  6、男孩和她的哥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下了岗的母亲就在附近农贸市场摆了个小摊维持生活。身在外地工作的孩子们知道后就常常寄钱回来补贴母亲,母亲坚决不要,并将钱退了回去。母亲说,我有钱!——撒的六个谎

  7、男孩留校任教两年,后又考取了美国一所名牌大学的博士生,毕业后留在美国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待遇相当丰厚,条件好了,身在异国的男孩想把母亲接来享享清福却被老人回绝了。母亲说,我不习惯!——撒的七个谎

  8、晚年,母亲患了重病,住进了医院,远在大西洋彼岸的男孩乘飞机赶回来时,术后的母亲已是奄奄一息了。母亲老了,望着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母亲,男孩悲痛欲绝,潸然泪下。母亲却说,孩子,别哭,我不疼。——撒的最后一个谎

  小琳16岁那年被人贩子拐骗到偏远山村,卖给了一个叫石憨的三十多岁的光棍,饱受凌辱殴打。石憨对她看管得很严,寸步不离地瞅着她,不让她摸一分钱。这天中午,石憨喝了点酒,迷迷糊糊躺下睡了,忘了锁门,小琳一看机会难得,就偷偷溜出了家门。她不敢走大街,专走没人的小路,恨不得一步就跨出村子。当她急匆匆走到一家门口时,差点把一位刚出门的老太太撞倒在地,小琳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在这以前,小琳曾多次逃跑,都被村民发现了,他们立即告诉了石憨,结果逃跑不成,反而换来一顿毒打。这回眼看快出村了,没想到又撞上了人,小琳认得,这老太太姓王,王奶奶会不会帮自己呢?小琳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但到了这个时候,她不得不冒险了。小琳含着眼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王奶奶,救救我……”

  王奶奶愣了一下,一看四周没人,也没说话,突然一把拉起小琳,把她拉到家里,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包东西,一层层地揭掉包着的布,把一大把零碎票子塞到小琳的手中,说道:“我就这么多钱了,我留五块钱的盐钱,剩下的你都拿走,路上用得着!”

  小琳感动得泪流满面,但她不敢耽搁,只说了一句“我会把钱还给您的”,就匆匆离开了。有王奶奶给的钱做路费,小琳顺利地逃离了火坑。事后小琳算了算,王奶奶给了她两百多元钱。

  一晃几年过去了,无论在哪里打工,小琳心里始终放不下王奶奶的恩情。别看只有两百多元,对一个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的老太太来说,那可是一笔巨款。可小琳不知道王奶奶叫什么名字,不能邮寄,再三考虑后,她决定冒险回去一趟,只有亲手把钱交给王奶奶,亲口对她说一声“谢谢”,小琳才能安心。

  如果让人认出来那就麻烦了,为此,小琳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还戴上茶色眼镜,活脱脱一个时尚的城里姑娘,村里人看见了,也很难与几年前那个落难女子对上号。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还做了安排,告诉自己的一个好朋友,如果今晚十点还没接到她报平安的电话,就请朋友报警。

  小琳走进村子的时候,是下午三四点钟,她特意挑了这个时间进村,因为这时候大部分人都下地干活去了,街上只零零星星地坐着几个老人。小琳留意观察了一下,里面没有王奶奶。当她走到王奶奶家门口时,不由大吃一惊,只见王奶奶家的院墙一半都坍塌了,隔墙望去,院里是几尺高的荒草。

  小琳心里凉了半截,莫非王奶奶已经不在人世了?她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到了堂屋门口,她轻声叫道:“王奶奶,王奶奶……”

  小琳大喜,急忙推门走了进去。刚一开门,一股浓重的潮味扑面而来,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王奶奶躺在床上,头发蓬乱,脸色苍白,和以前那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判若两人。

  “我是小琳啊,就是那年借了您钱逃走的小琳……”小琳哽咽着拿出一叠钞票,“我还钱来了,我要还您双倍的钱,您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不会忘记!”

  停了好大一会,老太太似乎才明白过来,她脸上陡然升起一股怒气,颤巍巍地说道:“你来干什么?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遭这么大的罪,也不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原来当年小琳逃走后,石憨很快知道是王奶奶帮了她,他恼羞成怒,气势汹汹地跑到王奶奶家,一脚跺在王奶奶腿上,把她跺成了骨折。就是这样,他还不罢休,又把院墙推塌了几处,要不是当时拦着他的人多,他非把王奶奶的房子拆了不可。

  王奶奶的儿子平时就有点嫌她,这次更嫌她多管闲事,得罪了乡邻,对她也是不管不问。后来石憨赔了一部分医药费,不过都被儿子拿去赌博了,没有给王奶奶看腿,王奶奶的腿落下了毛病,从此就躺在床上。儿子每天端来一碗饭,往床头的盆子里一倒,你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拉倒。

  “要是再遇见这种事,我可是不管了,我管不起啊!”王奶奶想哭,可是干涸的眼睛里根本流不出眼泪。

  望着盆子里那令人作呕的剩饭,小琳难受极了。她看到王奶奶快要掉下床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可一接触到王奶奶的身体,她就觉得有些不一样,掀开衣角一看,大吃一惊:由于长期卧病在床,王奶奶的皮肤已经溃烂,几乎到了体无完肤的地步。

  小琳心如刀绞,她把钱压到枕头下面,泪流满面地对王奶奶说:“等天黑我就送您去医院,给您看病,给您疗伤,您为我吃了这么大的苦,我要像亲孙女一样好好伺候您!”

  顺利出了村后,小琳没有按原计划马上回去,而是联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让他们天黑后派车去接王奶奶。

  等到夜幕完全降临,小琳乘坐救护车,又返回了村里,当她带着医生走进王奶奶家时,突然被一双大手摁住,同时有个熟悉而又狰狞的声音响起来:“,老子找了多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你,你竟然自己回来了!看这回你还往哪里跑!”

  旁边有个讨好的声音道:“石憨哥,我说的没错吧,今天我给老娘送饭,就发现床头那钱来得蹊跷……”

  石憨恶狠狠地说:“放开你?老子花那么多钱把你买来容易吗?还是乖乖地跟我回去吧!”

  王奶奶的儿子抢着回答:“谁说有病人?赶快回去,没你们的事!”医生一看不对,真的扭头就离开了。

  石憨拖着小琳往家走,小琳一路上不停地大声呼叫:“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人哪!”

  很快就有不少人围了上来,石憨忙解释:“这是我那跑了的老婆,今天又回来了!”

  有人拿手电照了照,认出了小琳,喊道:“石憨真是好福气啊,老婆又自动送上门了,还打扮得花枝招展,比以前漂亮多了!”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的哄笑声更撩拨起了石憨的凶性,他干脆两手横抱起小琳,也不管她乱抓乱挠,只管大踏步往家走。来到家里,他把小琳扔到床上,就去关门,等他回身的时候,发现小琳手里多了把水果刀。

  “又给我来这一套?好,我先不动手,咱还是老办法,相互熬着,看谁能熬过谁。”说着,石憨坐到床那头,悠然地吸上了烟。

  小琳忘不了,初次被卖到这里时,她和石憨也是这样对峙着,可是后来她实在太困了,刚一合眼,就被他得逞了。

  可这次不一样了,小琳是有准备的,她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手机刚才被石憨抢走了,自己十点还不打电话,朋友就会报警,也许,这时候民警已经快来了。

  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外面传来叫喊声:“石憨,石憨,在屋里干什么呢?出来一下。”

  石憨赶忙答应:“哦,是村长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呀?”他边说边开门,出去后急忙返身把门锁上。

  村长在屋外答道:“是这么回事,刚才派出所来人了,现在人在我家喝水呢。他们说有人报案,说咱们村里有人绑架了她朋友,还说跟你有关系,这不,先让我来调查一下。”

  石憨听了,嘻笑着说:“你还不知道我石憨是什么样的人吗?再借十个胆,我也不敢绑架啊!”

  小琳在屋里听得清清楚楚,跑到门边拼命晃荡着门,大声喊:“村长,快救我,我就是被他绑架的人,是我让人报的警,你快让他们来啊……”

  “村长,不要听她瞎喊,她是我老婆,你也认识的,那一年我还请你喝喜酒呢。咱这里民风好得很,哪会有绑架的事呢?我还放着两瓶好酒呢,明天给你送去……”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小琳的心也渐渐沉到了谷底。

  很快,石憨回来了,他得意地笑着说:“你心眼还不少呢,可有什么用?这里的人都是向着我的,哪有帮你的?还是老老实实听我的吧。”

  这一夜,小琳没敢合眼,手里的刀子一刻也没松开。天色放亮的时候,小琳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刚一迷糊,对面的石憨就扑了上来。恰在这时,外面有人咚咚地踢门,伴随着严厉的叫喊:“快开门!再不开,我们就要砸开了!”

  石憨吓了一跳,慌忙去开门,门一开,闯进来几个警察,上来就把他揪住了。石憨惊恐地问:“你们为什么抓我?”

  小琳喜极而泣,跳过去抓住一位警察的胳膊,连连说:“谢谢你们,谢谢警察同志来救我!”

  听警察的口气,好像并不是为小琳而来的。等小琳简单地说明了情况,警察也乐了:“今天有意外收获啊,本来有人报警,说石憨昨晚把一个老太太打成重伤,没想到顺便解救了被拐少女。”

  石憨在一旁连忙叫嚷:“警察同志,您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有打过架啊,怎么会把人打伤了呢?”

  警察不理会他的辩解,只说:“跟着我们老老实实地走,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小琳紧紧跟着警察,三拐两拐,竟然来到了王奶奶家门口,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有警察,也有看热闹的村民,还有穿白大褂的医生。中间的空地上,躺着王奶奶,她的额头上满是血渍。

  一个中年妇女,大概是王奶奶的邻居,正在一遍遍地向新来的人述说着:“早上我刚一开门,哎呀!瞧见王大妈躺在她家门口,头上都是血呀!吓得我心都要跳出来了,我赶紧问她是咋回事,她说石憨闯到她家,拿砖头砸她呢!我一看不得了,跑回家去打电话,慌得我连号码都拨不成了,还是孩子他爸打的110……这个石憨,敢情还怪王大妈放走了他买来的媳妇呢!”

  “冤枉啊—”石憨大叫,“不是我打的啊,昨天一夜我都没有出门啊!有人可以给我作证,小琳,你赶紧给我作证啊!”

  小琳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叫喊,分开众人,俯身下去,眼泪涟涟地呼唤着:“王奶奶,王奶奶!是我害了您呀!”

  王奶奶看见小琳,脸上竟泛起了一丝笑意,嘴唇颤动着,似乎想说什么。小琳忙凑到她的耳边,勉强听到她断断续续的声音:“闺女……你没事了吧?你是个好人……好几年了,没人管我,就你一个要把我送医院。我老了,没用了,想再救你一回……我自己把头碰破了,爬到门外……不这样,没人去叫警察来抓石憨……”

  葬礼是在一个阴沉的上午举行的,没有长长的送葬队伍,没有震天动地的哭声,只有小琳一个人,抱着老人的骨灰盒,慢慢地向村外走去。街道两边站满了村民,他们沉默着,脸上满是惭愧。

  好了。字数有限,我只能发这么多了,望在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给个采纳吧,谢~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